鼎韜觀點:創新與重構——對中國服務外包行業十四五發展的基本判斷和建議
來源: 發布時間:2021年03月24日
前言:“三無時代”的中國服務外包
 
      中國服務外包行業從2006年“千百十工程”開始,歷經“十一五”、“十二五”、“十三五”三個五年規劃階段,迄今已有十五年?;仡欉@十五年產業的發展,成績斐然。

      但如果深入進產業內部,我們卻發現,在被國際外包界稱為“產業發展關鍵三角”的“龍頭企業、行業組織和咨詢機構”中,我們龍頭企業與國際差距很大,咨詢機構數量很少且規模有限,行業組織基本缺失。既沒有中國的Infosys,也沒有中國的NASSCOM,更沒有中國的Gartner。
 
      2021年作為“十四五”的開局之年,也是我們重新思考下一個五年如何布局謀篇的關鍵時點。在總結成績的同時,更重要的直面問題。

      一、“十三五”回顧:中國服務外包整體行業增長強勁,全球第二大服務外包國家地位穩固
 
      1.產業規模超千億美元。“十三五”末,我國企業年承接服務外包合同額17022.7億元人民幣(幣種下同),執行額12113.2億元,同比分別增長8.4%和13.3%。其中,承接離岸服務外包合同額9738.9億元,執行額7302億元,同比分別增長5.8%和11.4%,以美元計算,2020年承接服務外包合同額2462.3億美元,執行額1753.5億美元,同比分別增長4.5%和10.9%,其中承接離岸服務外包合同額1404.1億美元,執行額1057.8億美元,同比分別增長1.1%和9.2%,實現“十三五”超千億美元的發展目標。
 
      2.從業人員超千萬。截至“十三五”末,我國服務外包產業累計吸納從業人員達1290.9萬人,其中大學以上學歷819.3萬人,占63.5%。2020年,服務外包產業新增從業人員119萬人,其中大學以上學歷69.2萬人,占比達到58.2%。
 
      3.示范城市帶動作用明顯。為充分發揮示范城市在產業集聚、引領示范、創新發展方面的積極作用,激發產業發展活力,2018年,商務部等9部門聯合印發《中國服務外包示范城市動態調整暫行辦法》,將對示范城市實行有進有出的動態調整,形成主動作為、競相發展的良好局面,促進我國服務外包產業實現高質量發展。在相關政策的推動下,2020年,31個服務外包示范城市承接離岸外包執行額6039.5億元,同比增長8.3%,占全國82.7%。示范帶動作用明顯。
 
      4.全國形成長三角,京津冀和粵港澳大灣區三大服務外包產業帶。2020年長三角區域承接離岸服務外包執行額3678.6億元,同比增長13.3%,占全國50.4%;京津冀地區承接離岸外包執行額697.7億元,同比增長8.6%;粵港澳大灣區承接離岸服務外包執行額838.8億元,同比增長1.8%。三大服務外包產業帶總計承接離岸服務外包執行額5224.1億元,占全國71.54%。

      5.離岸形成美國、歐盟和中國香港三大海外市場。2020年我國承接美國服務外包執行額1550.6億元,同比增長17%。承接中國香港、歐盟離岸外包執行額分別為1198.3億元和1176.8億元,同比分別增長5.7%和5.8%。美國、中國香港、歐盟前三大市場合計占我離岸服務外包執行額53.8%。

      6.認定十二個數字服務出口基地,為服務外包轉型升級指明方向。2020年4月,商務部會、中央網信辦、工業和信息化部聯合認定了首批國家數字服務出口基地。認定中關村軟件園、天津經濟技術開發區、大連高新技術產業園區、上海浦東軟件園、中國(南京)軟件谷、杭州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濱江)物聯網產業園、合肥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廈門軟件園、齊魯軟件園、廣州市天河中央商務區、海南生態軟件園、成都天府軟件園等12個數字服務出口基礎良好、有較強競爭力和影響力的園區為首批國家數字服務出口基地。

      二、對中國服務外包產業現狀和存在問題的基本判斷
 
      中國服務外包產業經過“十一五”,“十二五”和“十三五”近十五年的發展,已經成為全球第二大離岸外包目的地國家,正處于產業從低端向高端的轉型關鍵階段。我們需要正視產業快速增長背后存在的問題。
 
      1、足夠大但不夠強

      2020年,中國承接離岸服務外包執行額首次超過千億美元,帶動服務出口提升3.8個百分點,中國國際服務外包業務占全球服務外包市場比重超過30%。全球第二大服務外包國家地位穩固。
根據商務部數據,2020年我國企業承接服務外包執行額12113.2億元人民幣,服務外包產業累計吸納從業人員達1290.9萬人,簡單相除就可以得出人均收入9.4萬元,按照1:6.5的匯率換算,大約是1.45萬美元,中國的服務外包龍頭企業中軟國際、博彥科技等人均收入在2萬美元左右,對比Cognizant、Infosys等海外外包公司人均創收均在5萬美元以上,差距巨大。

      2、有領軍而缺龍頭
 
      自2007年以來,鼎韜每年都會發布《中國服務外包企業50強榜單》,對年度中國服務外包龍頭企業進行梳理。對比“十三五”末中國服務外包領軍企業中軟國際、博彥科技等與全球服務外包企業Cognizant、Infosys等2020年度的經營數據,我們可以發現在營業收入上是十倍的差距,凈利率上是三倍的差距,人員規模和人均創收都是兩倍以上的差距。對比2006年“千百十工程”提出之時,經過十五年的發展,中國的領軍企業與全球企業之間的差距并沒有縮小,反而有擴大的趨勢。正如華為的崛起帶動了中國電信行業在全球發展一樣,龍頭企業對產業發展的帶動作用毋庸置疑,一個沒有龍頭企業的行業很難真正獲得國際影響力和競爭力。
 
      全球研究機構brand-finance在發布的《2021全球IT服務企業榜單》中,美國和印度分別以8家和6家企業進入榜單前25強,成為當前全球外包服務市場的主導力量,而中國企業無一家上榜,這就是今天我們需要正視的差距。
 
       3、離岸≠國際化

      2020年中國離岸外包執行額1057.8億美元,首次實現超千億美元的發展目標,離岸服務總體規模越來越大。從已知數據看,截止2019年底中國服務外包企業數量為5.4萬家,簡單相除可以得出平均每家企業創造了195萬美元收入,當然不可能所有服務外包企業都有離岸業務,由于缺乏詳細的數據支撐,我們也無法得出精確的結論,但也說明我們的離岸收入是依靠著眾多數量的中小服務外包企業累積而成。從產業的直觀觀察角度,我們可以看到中軟、博彥、東軟等上市企業近年來海外收入在總收入中的占比呈下降的趨勢。
 
      從更大的時間視角看,2013年,文思海輝和軟通動力相繼宣布私有化,從美國納斯達克股票市場退市。至此中國9家服務外包企業全部從美國退市。中國服務外包企業的第一輪國際化浪潮宣告結束。
 
      文思海輝和軟通動力私有化被認為是壓塌“復制印度成功”模式的最后一根稻草。服務外包是一個本身自帶國際化屬性的行業,在摒棄印度模式的時候,中國企業卻在此后的八年時間里不約而同的選擇了國內市場作為自己的主攻方向,在歐美和印度服務商繼續在全球市場攻城略地的時候,我們的企業則選擇了在相對封閉的本土市場“舒適”生存。
 
      我們自己的“逆國際化”進程,失去的不僅僅是市場的份額,更是學習和趕超的機會。缺乏與世界一流企業的同臺競技,造成迄今為止中國企業的離岸外包服務采用的多數仍是‘大水漫灌’的方式,并未給買方提供個性化和定制化的服務,無法成為利潤中心。在以人計價的交付模式已經無法滿足企業利潤的增長需求的時候,我們仍然抱著傳統的外包模式。
 
      三、展望“十四五”,服務外包產業面臨的變革、機遇和挑戰    
 
      (一)變革:數字革命驅動全球化4.0時代的到來
 
      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在2019年發布的《A Brief History of Globalization》報告中提出,我們正進入一個被稱為“全球化4.0”的數字驅動的全球化新時代。在這個時代,通過數字功能和人工智能實現的數字產品和服務成為主要輸出品。
 
      1.隨著全球經濟進入數字經濟時代和全球價值鏈分工的不斷深化,數字技術越來越成為各產業門類共同的基礎,泛數字化的趨勢推動了企業商業模式的泛服務化,而泛服務化趨勢則帶來了泛外包化,為服務外包產業發展帶來更大的市場空間;

      2.數字技術革命推動了數字貿易的興起,一方面擴大了服務外包的內涵和外延,推動了全球泛外包化的趨勢;而在另一方面需要全新的貿易規則和服務形態;

      3.作為以信息技術為基礎和實現手段的服務業態,數字技術革命為服務外包產業帶來了全新的技術手段,服務外包的交易模式,交付模式和服務模式都正在出現全新的形態;

      (二)機遇:RCEP為中國服務貿易發展提供四種全新的外循環模式
 
      RCEP和中歐投資協定的簽署,以及一帶一路合作的不斷深化,為中國服務外包企業走出去帶來了全新的市場機遇。
 
      中國在 RCEP 中具備兩重身份:其一是中國是 RCEP 內的最終需求方,因經濟仍處相對高增階段,且居民商品消費潛力空間巨大。其二是中國也具備對區域外的全球市場提供供給的作用,這一作用的立足之處是中國產業鏈完整性、安全性。RCEP強化了這種屬性,使得中國成為 RCEP 的核心樞紐國,并且中國——東盟 FTA 的開放供給能力有望得到實質性提升。RECP為中國服務貿易外循環提供了全新的增長范式,在這種新型發展模式下,國內循環-國際循環的互促共進,帶動中國服務貿易發展,將同時包含以下幾個循環: 

      1.一帶一路模式下,通過基建產能等輸出,提升當地購買力,發揮雙方各自的比較優勢, 形成初級資源品——消費市場的循環,從而帶動電子商務、數字內容、數字服務出口等數字貿易的發展。 
     
      2.發揮我國已經在部分高端制造業領域形成的先發優勢,拉動相關產品的輸出,實現基建產能輸出——相關制造業(5G、高鐵等)的循環,從而帶動運輸、建筑等傳統服務貿易的發展。 

      3.通過推動中國投資、中國標準輸出,提高中國生產性服務業的全球業務半徑(如5G基站的運行維護等),實現投資貿易——生產性服務業的循環,從而帶動生產性服務貿易的發展。 
 
      4.此過程還可能有助于推動人民幣作為重要的區域貨幣結算功能地位進一步鞏固,從而推動數字貨幣,金融服務、保險服務等服務貿易的發展。 

      (三)挑戰:邁向新的全球貿易框架
 
      在過去五年中,逆全球化和貿易保護主義在全球的興起,正在改變全球的貿易規則和貿易格局。2001年2月2日,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發布報告《邁向新的全球貿易框架》,報告中指出世界現在面臨著兩種相互沖突的經濟體系,需要(1)與志同道合的發達市場經濟建立貿易契約;(2)重建和完善世貿組織;(3)使美國貿易工具箱現代化。
 
      1.展望“十四五”,全球經貿環境的高度不確定性、區域化屬性增強以及科技競爭愈演愈烈,使得離岸外包面臨新的挑戰。
 
      2.作為對逆全球化的應對,中國進一步擴大開放,直指服務業的對外開放。在服務業開放過程中,全球服務外包企業必將加快進入中國市場的步伐,帶來國際水平的管理、技術和解決方案,這就為國內企業在本土市場帶來更多的競爭對手,單純依靠國內市場相對封閉所獲得的發展窗口正在關閉;
 
      3.雙循環和科技創新戰略為服務外包企業帶來了國內市場的重大發展機遇,5G、新基建、信創、數字貨幣等全新產業的興起,以及工業互聯網和企業級服務市場的發展,都為中國服務外包企業提供了廣闊的市場空間;與此同時,終端客戶對于技術路線、服務內容、合作方式等全新的需求,數字化轉型成為企業發展的核心主題,外包服務能夠適應產業需求的變化成為中國服務外包企業發展的關鍵。

      四、創新與重構:“十四五”服務外包發展的關鍵思路

      在數字技術革命和全球經貿體系重構兩大核心背景下,展望“十四五”中國服務外包行業的發展,我們提出“創新、重構”兩個關鍵主題。

      (一)創新

      服務外包作為依托上一輪信息技術革命而出現的服務業態,自產生之日起就帶有了天然的技術基因。無論是全球還是中國在對服務外包的定義中,首先的前置定語就是“以信息技術為基礎”。隨著數字革命的到來,大數據、云計算、物聯網、區塊鏈和人工智能五大數字技術正在成為服務外包行業全新的技術底層。在國家“十四五”規劃中,把科技創新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信創”也同樣應該成為服務外包行業“十四五”的關鍵主題。這就需要:
 
      1.構建服務外包創新機制,積極融入全球創新網絡。培育創新環境,促進創新合作。加快服務外包向高技術、高附加值、高品質、高效益方向發展。促進服務外包產業向價值鏈中高端轉型升級。
 
      2.在數字經濟背景下,推動互聯網、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與服務外包的有機融合,加快培育服務外包的新業態、新模式和新動能。
 
      3.支持服務外包企業在數字技術領域的研發。對于企業的研發投入、人才招聘和培訓以及專利等給予政策支持;鼓勵行業龍頭企業技術創新,支持推動中小企業轉型升級,聚焦主業,走“專精特新”國際化道路。
 
      4.深化服務外包領域改革和開放,持續推進服務外包示范城市建設,發揮服務外包示范城市創新引領作用,完善促進服務外包發展的管理體制和政策體系。

      (二)重構
 
      中國服務外包行業歷經“十一五”、“十二五”和“十三五”三個五年規劃階段,在十五年發展之后,應該在現有發展的基礎上,重新審視環境變化和產業發的機遇與挑戰,以補強短板和面向未來為目標在“十四五”期間構建起適應數字經濟時代需要的服務外包產業發展體系和產業生態系統。

      1、乙方視角:在企業層面支持培育具有全球競爭力的龍頭企業
 
      (1).提升龍頭企業的規模和綜合服務能力。支持企業提升為客戶提供包括ITO、BPO和KPO等多項服務的能力,培育一批能夠提供綜合解決方案的大型服務外包企業;

      (2).鼓勵服務外包企業的國際化發展。支持服務外包企業投資或通過并購等方式在海外建設服務交付中心,培育一批具有全球交付能力的國際化服務外包企業;

      (3).提高服務外包企業國際化經營水平,逐步融入全球價值鏈,形成在全球范圍內配置要素資源、布局市場網絡的能力。

      (4).提升服務外包企業的行業服務能力和水平。鼓勵服務外包企業針對垂直行業做大做精,推動垂直行業服務標準的建設。

      (5).積極培育在數字技術特定領域或者針對細分服務領域的“特優精?!狈胀獍髽I,支持服務外包領域“隱形冠軍”的發展。

      (6).重點支持力爭突破的產業領域。在ITO領域,重點支持以云計算為基礎的云外包服務,以及利用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等新興數字技術提供軟件開發、系統建設等的信息技術外包服務;在BPO領域,鼓勵平臺型服務的發展,支持BPO企業從人力資本密集型向技術密集型的轉型升級,重點發展利用人工智能、互聯網等數字技術提供的各項業務流程外包服務在KPO領域,推動醫藥研發,軟件研發等領域的發展;積極發展設計、維修、咨詢、檢驗檢測等生產性服務外包。
 
      2、甲方視角:在市場層面構建以中國為輪軸的全新服務外包市場體系
 
      全球經濟增長乏力、貧富分化加劇帶來的逆全球化趨勢,通過新冠疫情進一步強化,再加上數字貿易規則的不統一,全球價值鏈正趨于短鏈化和塊狀化。新的全球自貿關系,類似自行車輪軸的結構,各國分別作為當中的軸,周邊有一堆的簽署國。這個結構,被稱為輪軸-輻條 (Hub and Spokes)形 FTA 網絡。
 
      麥肯錫研究認為,自 2013 年以來,區域內商品貿易份額增加 2.7 個百分點,尤其是亞洲和歐盟國家。在一帶一路和RCEP框架下,中國出口東盟關稅不斷降低,進一步加強了與東盟國家的貿易往來。另外,隨著歐盟國家不斷加入“一帶一路”,以及《中歐投資協定》的簽訂,中歐貿易往來不斷深化。
 
      這將推動長期以來形成的歐美發達經濟體借貸消費,東亞地區提供儲蓄、勞動力和產品,俄羅斯、中東、拉美等提供能源資源的全球經濟大循環進一步解構,形成北美、歐洲、東亞等若干以中心國家掌控核心環節,周邊國家進行配套生產的區域經濟循環板塊,經濟全球化以區域化的形勢向前推進。
 
      RCEP的簽署標志著以中國為輪軸的全新國際經貿體系的出現。以中國為核心的輪軸戰略和以中國市場為核心的進口戰略疊加,內外雙循環形成了在一個統一大市場領域中國的話語權。從而帶來了中國標準和中國規則。
 
      (1).優化國際市場布局。抓住RCEP和中歐投資協定簽署的契機,一方面繼續深耕發達經濟體等傳統市場。同時著力深化與共建“一帶一路”國家的貿易合作,拓展亞洲、非洲、拉美等市場。逐步提高自貿伙伴、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在我國離岸服務外包中的占比;

      (2).面對一帶一路和RCEP市場,推動建立國際性的服務外包行業交易和服務標準,進一步加強中國在全球服務外包市場的影響力和話語權。

      (3).積極擴大服務進口,利用進博會等契機,推動服務外包產業從全球接包到接發包并舉的轉變,不但成為全球第二大接包目的地國家,更應利用中國市場優勢,成為全球重要的發包國家。服務外包,既包括服務出口也包括服務進口。成為“輪軸”的關鍵在于買而不是賣,服務業對外開發疊加鼓勵進口成為十四五在對外開放方面的關鍵舉措。

      3、產業視角:構建適應數字時代的產業體系
 
      服務外包產業,不僅包括了服務外包企業(接包商)和服務外包市場(發包商),在產業鏈中還有諸多的參與者,共同構成了完整的產業鏈條。
 
      (1).組建中國服務外包協會,建立中國的“NASSCOM”。印度服務外包的成功,NASSCOM作為行業組織,在產業發展、國際營銷、國家品牌建設等方面起到了關鍵的作用。中國服務外包行業十五年的發展,仍然沒有一個強有力的行業組織,不得不說這是一個重要的缺失環節。我們希望“十四五”期間能夠補上這一課。

      (2).強化行業研究和話語權,推動中國“Gartner”的出現。產業發展的競爭,首先當然是企業層面的競爭,但更高的層面則是標準的競爭,話語權的爭奪。從全球服務外包發展的實踐看,美國有Gartner,ISG;印度有Evrest。特別是在歐美發包體系中,甲方一般是通過咨詢公司制定外包戰略、評價和選擇服務商。咨詢公司可以通過制定流程、標準影響甲方決策,進而影響全球產業的方向。因此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外包咨詢公司是中國未來構建在全球服務外包行業話語權的關鍵。

      (3).強化服務外包產業的公共支撐體系。加快品牌建設,完善針對服務外包的金融支持,推動國際營銷網絡建設,加強服務外包公共服務平臺的服務體系和服務能力。
 
      (4).加強服務外包產業的知識產權保護和信用體系建設。加大對侵權違法行為的懲治力度。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國際合作,積極參與相關國際規則構建。
本文鏈接:http://www.votregite.com/Article/20210324/35181.html 點擊復制鏈接
分享到:

5544444